每桌6688元的故宫年夜饭售罄后又突然取消,“国潮”兴起背后的产业链尚未成熟网站首页明星榜样

每桌6688元的故宫年夜饭售罄后又突然取消,“国潮”兴起背后的产业链尚未成熟

简介本文首发微信号: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作者:尚卿/ 编辑:张风屹2020年1月15日,故宫角楼餐厅推出的年夜饭服务将全部取消的消息再次登上微博实时热搜榜首。而仅在3天前(1月12日)

本文首发微信号: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

作者:尚卿/ 编辑:张风屹

2020年1月15日,故宫角楼餐厅推出的年夜饭服务将全部取消的消息再次登上微博实时热搜榜首。

而仅在3天前(1月12日)故宫就曾因“故宫年夜饭每桌6688元”的消息登上微博实时热搜榜首。

据了解,故宫角楼餐厅曾计划从2020年小年夜到正月十五期间推出年夜饭服务,每桌按照10人的标准设置,一桌收费6688元,每增加一位再多收费680元。

而该活动在推出当天就异常火爆,不到一天,从小年到正月十五的年夜饭就已订满。目前故宫突然取消该活动,不少网友也直呼可惜!

虽然此次活动变数丛生但故宫年夜饭活动的爆火还是让我们看到了国潮积极与中华文化的碰撞,也体现出民众逐步对国潮的认可与支持,而其意外取消也似乎影射出时下火热的“国潮”市场中残存的过度商业化及创新力不足等问题。

国潮正当年

从传统糕点到时尚彩妆,从线上宣传到线下活动,从高冷神秘到“萌萌哒”。肃穆庄严的故宫这几年一直在用实际行动向大众宣告自己的转变。

2019年1月11日,“故宫文创×毛戈平”推出限量彩妆,其中口红在淘宝上已月销过万。同年9月故宫又相继推出“朕的心意”月饼礼盒,因其中国风的包装和细腻的口感而深受消费者喜爱。

2017年和2018年相继推出的《国家宝藏》及《上新了·故宫》以年轻化的视角讲述古老文明背后的故事,以明星效应进一步扩大故宫国潮的影响力。

2019年正月十五,故宫举办“紫禁城上元之夜”文化活动,这也是故宫近百年来第一次夜间开放,此举进一步将故宫IP推向高潮。

故宫不再是深锁红墙的高冷御姐,她转身成为我们身边可亲可爱的邻家小妹。而故宫系列IP进一步的爆火也反映出当下市场对“国潮”产品的偏爱。

“国潮”顾名思义即本土潮流品牌,虽一直存在于国内市场,但真正被全民热议还是近两年的事儿。

2018年年初,李宁“悟道”系列产品登上纽约时装周的舞台,印有“虎鹤”、“悟道”等浓烈中国风元素的服饰在社交媒体上一炮而红,引起人们疯狂刷屏。

李宁也凭此从累积亏损13亿、一年关店1800家,到现在每年68亿销售额、8亿元净利润,成功实现扭亏转盈。

也就是从那时开始,国潮之风逐渐开始盛行。

旺仔56个民族系列、六神RIO鸡尾酒、大白兔奶糖香水、回力×喜茶联名等等,我们耳熟能详的老品牌也踏上了“国潮”这班列车,大刀阔斧地开启了跨界合作,不断提升品牌的影响力。

不止于商业,在文化产业中“国潮”也如鱼得水。

在综艺上,《国家宝藏》初步试水国潮文娱市场,《上新了·故宫》进一步打开国潮文娱之门。而最近上新的爱奇艺自制原创潮流经营体验类节目《潮流合伙人》更是碾压同时段综艺,荣登收视榜首。

影视剧中,北京光线影业出品的《哪咤之魔童降世》在猫眼收获9.6的评分,总票房高达50.13亿。

而同公司出品的《姜子牙》也将于今年春节档上映,目前猫眼上已累积有63.3万人想看。

国潮为何而潮

近些年我们在街上不乏遇见身着汉服的年轻人,也不乏遇见一身“国潮”装扮的酷盖。

而这波“国潮”热的背后蕴藏着的是国人对自身文化和品牌认同感的提升以及品牌与文化顺应时代潮流的求变之旅。

近些年来随着众多企业如:阿里巴巴、华为核心技术的不断成熟,中国品牌的品牌影响力也进一步扩大,“中国制造”变“中国智造”,为“国潮”时代的到来奠定了品牌基础。

互联网技术逐渐成熟,网民数量进一步增加。截止2018年12月中国网民数量已达8.29亿。高效率的网络宣传手段为“国潮”时代的到来提供了便利的舆论宣传阵地。

顺应潮流、积极求变也是“国潮”一直潮声不灭的原因。

以文化产业为例,《战狼》系列勇于创新大胆开拓军旅题材电影,最终以56.83亿的票房荣登内地电影票房老大的宝座;而去年上映的《我和我的祖国》也大胆创新,选择王菲翻唱主题曲,以更受年轻人喜爱的唱法唱响青年人的一片淳淳爱国情。

正如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也曾说的那样,“要学会运用多种方式来传播优秀传统文化,让我们故宫文化遗产资源活起来。作为一个博物馆,最重要的,是要把你的文化资源真正地融入人们的生活。”

对自身已有文化和品牌的认同,结合时代发展的进一步变革都不同程度上推动了“国潮”的发展进步。

过度商业化、创新动力不足拖扯“国潮”后腿

尽管国潮大热,但“故宫+”IP频上热搜的背后却也存在着不和谐的音符。

此次故宫年夜饭服务就有人质疑故宫是否再次陷入过度商业化的泥沼失去了古朴的书卷之气。

一桌10人共6688元,平均下来人均接近670元,而故宫角楼餐厅平时人均消费为173元,这样算下来过年期间人均消费涨了将近4倍。就此有网友调侃:这真是“宫廷玉液酒,一百八一杯”呀!

其实这已经不是故宫第一次陷入过度商业化的风波之中了。

2018年出品的《上新了·故宫》节目第一期推出的双面绣云纹的文创新品“美什件”,网友点赞量407万,仅淘宝双十一当天销量就超5000套。而其后续推出的“福鹤佳音”睡衣截止2019年11月单品已售出9.7万件,销售额破4000万元人民币。

销售成绩固然可喜但此举也为故宫蒙上了过度商业化的面纱。有网友更是尖锐评价到“《上新了·故宫》已经变《上新了·周边》,整个节目就像一个大型的广告片,传播文化是假,赚钱是真”。

无独有偶,2019年年初故宫角楼餐厅首次营业,再引风波。

故宫角楼餐厅白天供应各式简餐,晚间则根据时令特点提供故宫特色火锅。其中“朕的火锅”堪称特色,一度非常出名。但仅在同年3月该菜品就因定价过高引发故宫过度商业化的争议而被迫取消。

虽如此,故宫是否真的过度商业化尚不可轻下定论。但隔行如隔山,产业有门槛,文创想要跨界还是不容易的。

2019年1月故宫第一批彩妆产品表现欠佳宣布下架。那时距离文章《久等了!故宫原创彩妆!》刷屏还不到一个月。究其原因还是故宫方面客观上确实缺乏对彩妆产品相应品质的专业认知和把控。

而此次的故宫年夜饭既要兼具厚重的历史文化又要保证菜品的质与量不辜负消费者的期待。如此这般,故宫要想保质保量做好年夜饭的确是有困难的。

故宫文创跌跌撞撞发展至今尚仍有质疑,那我们来看看这两年才兴起的“国潮”风评又如何呢?

没有契约精神是国人质疑一些“国潮”品牌的原因之一。

一直玩转各种“国潮”方式的老品牌百雀羚被指放了网红带货红人李佳琦的鸽子被顶上微博热搜、故宫在三天内先确认又宣布取消年夜饭活动。这类举动在为“国潮”品牌带来争议的同时也被网友打上了没有契约精神的标签。

另外,“国潮”服饰的抄袭问题更是市场发展中的一颗毒瘤。

日潮Randomevent家的“不怎么nice”系列爆款T恤早已在淘宝上泛滥成灾。

更过分的是不少商家还自作聪明的开发了周边产品,让人苦笑不得。

其实整个“国潮”行业普遍的研发短板是导致假货泛滥的主要原因。

以“国潮”领头羊李宁为例,在2015-2019年李宁中期财报数据中,李宁品牌在品牌研发上的投入,呈现出下降趋势。在李宁营收突破百亿大关的同时,技术含量相对更高的鞋类产品,增速仅为10.63%。

反观国际知名潮牌耐克,其每年拿出占其销售收入4%的资金投入产品研发,约为13. 74亿美元。

当下的一些国货品牌还存在着浮躁的问题。

一些品牌方总认为简单的汉字、绘画、中国风印花、瑞兽祥云等图案又或者恰如其分地抓住当下实时的热点反应一小撮人意愿的设计就可以称之为“国潮”了。

实则不然。真正意义上的“国潮”应该是在一定程度上需要表达一种更有内涵、更有历史底蕴的审美,而不能仅在设计中卖弄所谓“中国元素”。它应该是一张能够代表中国展示给世界的名片,让世界通过它来更好地认识其背后的泱泱华夏文明。

除此之外,过度消费传统文化也为“国潮”发展之路蒙上阴影。

山西乔家大院曾是北方建筑的一颗明珠却最终因景区内过度商业化而被撤5A级景区的“金字招牌”;老牌文化宝地故宫也多次深陷过度消费传统文化的泥潭中备受争议。

以故宫为代表的“国潮”要想在这个激荡发展的时代真正站稳脚跟归根到底还是得慢下来。

去细心探究博大的中华文化,深挖品牌背后的文化内核;不断投入大量人力物力专注于产品研发,不断提升品牌核心竞争力。只有这般,才能在这“国潮”之浪慢慢归于平静时仍有能够代表中国的品牌屹立于世界市场之中。

道阻且长,但我们仍存希望!

本文首发微信号: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

原创文章,转载请标注来源和作者,违者必究!

━━ 已入驻平台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