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瞬息万变,如何寻找确定性?|深响峰会干货网站首页情感

潮流瞬息万变,如何寻找确定性?|深响峰会干货

简介年度机遇深响原创 · 作者|鸿键1月9日,「深响」年度机遇峰会在北京举行,辰海资本合伙人陈悦天、方正证券研究所行政负责人及传媒与互联网首席分析师杨仁文、泡泡玛特CMO果小、C

年度机遇深响原创 · 作者|鸿键

1月9日,「深响」年度机遇峰会在北京举行,辰海资本合伙人陈悦天、方正证券研究所行政负责人及传媒与互联网首席分析师杨仁文、泡泡玛特CMO果小、CHAO创始人及CEO黄典典围绕“总有新市场,总有新人群”主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泡泡玛特去年在舆论场声量颇大,“盲盒”成了舆论关注的焦点。在谈及未来机遇时,果小表示潮流玩具就是机遇,95后乃至00后的人群慢慢成为这个时代和下个时代的消费主力人群,泡泡玛特的走红也是乘着这股东风。

“泡泡玛特致力于未来潮流文化的方向,玩具只是潮流文化一种表达方式,未来还会更多潮流玩具。”

CHAO是从潮玩切入的年轻人潮流社区,黄典典表示,线下体验的发展对互联网产品来说既是挑战也是机遇。

“泡泡玛特线下店的体验感就比线上的好很多,我觉得这种线下体验感在短时间内没有办法模拟。未来互联网的产品运营模式有一个机遇——线上线下更好的结合,这对于提高用户黏度和用户量可能是很好的点。”

就像盲盒的火爆一样,新潮流总是接踵而至,变化不断。如何在变化中找到确定性,找到相对稳定的东西,长期关注资本市场的陈悦天和杨仁文分享了他们的见解。

在陈悦天看来,做VC投资的人对技术要敏感,传媒领域所诞生的新机会本质上也都是技术,技术是底层的基础设施,上面要承载一定的内容,内容的核还是不变的。不管是用音频讲述,还是用视频、VR的方式展现一个故事,故事内核本身就是能吸引人。

杨仁文认为,做投资不管是一级、二级,趋势一定要对,不要投“下行”的方向,而最重要的还是“人”。目前二级市场传媒互联网正迎来三个周期的叠加:科技新周期、资本新周期、政策新常态。

至于当下流行的潮玩等“新元素”,杨仁文表示,从二级市场角度,还是要看这个品类市场潜在的规模空间有多大,有没有出现一家上市公司的可能性。上市公司做这个业务,有没有变成大市值的可能性。

在预测2020年的趋势时,四位嘉宾的态度各不相同。

陈悦天表示,希望2020年比2019年好一点,尤其希望传媒领域的投资能有更好的环境。杨仁文表示期待5G应用时代的到来,不过爆发的时间节点还要看看,很多东西都是水到渠成。

果小称,这两年明显感到新消费人群的兴起,在新的一年里,赛道上会有一些新的品牌出来。黄典典认为,新的一年可能有更多垂直兴趣的产品出现,此外,网络速度的提升也会带来更多不一样的体验。

以下为圆桌对话全文:

刘亚澜:接下来的圆桌环节,我们要聊聊中国本土机遇,都说红利见顶了,我们还有新市场,还有新人群,还有新机遇吗?下面有请方正证券研究所所长杨仁文、辰海资本合伙人陈悦天、CHAO创始人&CEO黄典典、泡泡玛特CMO果小。先问一个宽泛的问题,大家最近在各自领域看到什么新的东西?

陈悦天:我讲讲2018和2019年我们关注的一些机会吧。

2018年开始我们系统性地看了一下中国的偶像产业,那段时间投了几家偶像经纪公司,还有偶像内容制作公司。像大家比较熟悉的火箭少女101,队伍里面有三个成员是我们投资的经纪公司的艺人,2019年创造营第二名何洛洛也是我们投资的经纪公司的艺人。我们那个时候觉得说有机会是整个产业有流量红利,因为视频网站这些主流化媒体在进行这个领域的内容制作。所以,当时是看了这样一个系统性的机会。

然后到了2019年的时候,除了持续关注偶像这边发展状况是什么样之外,我们还看了互动剧,年初有一个爆款产品是隐形守护者,开辟了互动视频和互动剧的先例。我们找了相应的团队了解背景,包括行业里面也在做尝试的公司,我们都去调研了一遍,虽然现在还没有做投资,但是我们觉得这个领域还是蛮想做的,也在继续关注。

游戏这边在年初的时候其实已经感觉有一些云游戏的公司在出现了。刚才向总(向海龙)也提到了他们投资了相关的公司,我们这边2C、2B也都看了一些机会。然后接下来最近又在关注一些二次元游戏,今年年中也出现了一些爆款。

我们在内容往消费品牌做引导的方面也是在看一些独特品类的机会,比如说美妆借助新媒体在传播,确实今年我们又看到了几个爆款。到了年末的时候,大家现在也看到很多人在讨论汉服,所以汉服相关的机会我们公司也做了研究,过一段时间大家会看到一些辰海的研究成果。这些年轻人、新的消费人群的消费集群、品牌机会我们也在持续关注。

辰海资本合伙人陈悦天

刘亚澜:做投资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不断发现一些新的有趣的东西。方正证券也发布了云游戏的机遇报告。您看到的机遇在哪里?

杨仁文:最近传媒互联网又起来了,已经沉寂了四五年时间,不容易,特别是二级市场做传媒行业研究,很多最近一两年都从传媒转到看消费去了,结果刚转,传媒板块机会又起来了。

方正证券研究所行政负责人、传媒与互联网首席分析师杨仁文

传媒板块正处于三个新周期共振的起点,正在迎来新的大时代。

第一个周期是科技新周期。大家都知道,2G时代诞生了门户网站、QQ,3G时代催生了微博为代表的社交媒体,4G催生了手游、短视频、直播,5G一定会诞生很多新的应用,比如可能会是云游戏、超高清视频。

第二是资本的新周期。2013-2015年三年传媒为代表的TMT牛市,其实是由2009年创业板推出奠定基础的,因为创业板推出后上市的很多公司,后来在2013-2015年都变成了大牛股。十年后,2019年科创板推出,主打硬科技,大批科技公司陆续上升,同样为以硬科技为代表的TMT大行情奠定了基础。

第三是政策的新周期。分为四大阶段,第一阶段:2009-2012年,国家推出了一系列支持文化产业大发展的政策;第二阶段,2013-2015年,迎来大繁荣大发展;第三阶段,2016-2019年,整顿和规范阶段;第四阶段,2019年开始,进入全面规范发展阶段,政策可预期性变强,政策进入新常态。

这三个周期叠加,整个二级市场传媒板块进入新的起点。

果小:潮流玩具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机遇,我记得前两天看到一个报道,大家说今年双十一,猫粮的销量超过奶粉。猫粮的受众还是蛮厉害的,它代表Z世代人群,95后乃至00后的人群慢慢成为了这个时代和下一个时代的消费主力人群,泡泡玛特也是乘着这股东风,潮玩不是这一两年出来的,也是很久了。但是喜欢这部分的人群他们的消费有很大的提升,这对于我们来说是巨大的机会。

对于泡泡玛特来说,我们做潮流玩具和潮流IP,我们致力于未来潮流文化的方向,玩具只是潮流文化一种表达方式,未来还会更多,这是我们未来的机遇。

泡泡玛特CMO果小

黄典典:对互联网的产品来说,有一个比较大的挑战,也算是机遇。过去几年,大多数人都把时间花在了手机上面,我本人或者我周边的一些年轻小伙伴会更多想去线下有一些不一样的体验。

说得宽泛一点,比如说泡泡玛特的线下店,体验感就会比线上体验感好很多,我觉得这种线下的体验感在短时间之内是没有办法模拟的。未来的互联网产品运营模式有一个机遇——线上线下更好的结合,这对于提高用户黏度和用户量可能是很好的点。因为互联网是边界成本比较低,但是线下的体验感是没有办法模拟的。

CHAO创始人、CEO黄典典

刘亚澜:以潮玩为例,资本市场如何给它估值,因为它是一个没有验证过的东西。潮流文化,我们无法说一个潮流会坚持多长时间,也许会被下一个新潮迅速覆盖,但是资本又是追求稳定、规模化和回报的。这种东西出现的时候,资本怎么评判它?

陈悦天:是这样的,2016年我投资了一家做手办的公司Hobbymax,手办就是日本动漫那种形象,它们公司也是国内比较领先的,但是确实这个市场的天花板看起来较为有限。但是他们去年也做了潮玩产品线,发现购买频次有大幅度的提升。潮玩产品设计上面,以及商业模式设计很有趣,因为它是强调复购的。

来来回回买,大家整齐划一的形象,小玩意儿排在一起,让人们的惊喜感觉,留下的印象都是非常非常深,所以是叫成瘾性的产品;同时还因为大家的参与门槛都比较低,所以多多少少是学校那个年级、班级里面,有人群里面火了他们就会相互传,大家一块买,一块拆包,还有形成二手市场的类社区的氛围。所以潮玩从模式上看,从用户社群结构看是比原来的手办行业要好的。

但是你说这个东西怎么估值?因为按照我们的标准其实还是看作一个消费品牌,不太会把它作为一个社区或者流量用户做估值。所以现在有潮玩公司过来找我们,我还是会问你一年卖了多少货,有多少利润,看你的增长速度做估值。

我们VC赚钱是靠倍数的,所以估值一定要低。像泡泡玛特这种成功的公司我们已经投不起了。泡泡玛特今年利润也非常好,PE的倍数也给得非常高。它已经是非常典型的大公司了,可能明年后年就要上市的公司了吧。这种架构我们就没有办法参与,只能说二级市场上去之后是不是有高估、低估的情况,我们再去买。

杨仁文:个人研究传媒互联网这个行业大概十年左右时间。曾经看新东西很兴奋,特别是2013到2016年,一级市场有很多项目,每个看着都容易觉得挺好,很新鲜。2016年二级市场传媒板块机会很少,为了深入理解产业,个人曾经深度拜访将近百个创业项目。现在回头看这些项目的命运,感慨万千。

二级市场和一级市场其实还是有很多差异点的。

首先,大家视角不一样。比如说做早期投资,以一千万估值投项目,干到一个亿,相当于估值翻了十倍,这是很好的投资。但二级市场可能就不这样,二级市场如果你的利润就是1000万,如果是给100倍PE,市值也才10个亿,很可能没人感兴趣,很可能没有分析师愿意跟踪覆盖这样的公司。

第二,怎么估值呢?从二级市场角度看,我们还是要看一下这个品类潜在市场空间有多大。如果是一个可能几百亿规模的市场,那很值得重视。大家最近比较关注大语文,根据我们的经验测算大语文有600亿以上的市场空间,很值得重视。

刘亚澜:规模这个问题,也抛给两位从业者。一个太小众的东西,在资本市场肯定得不到认可,你们做产品的时候如何平衡这种文化的原味和规模?

果小:我一直觉得所谓大众和小众是被定义的,哪个东西本身定位为小众?通过很多综艺节目,很多从业者会觉得街舞或者说唱从小众变大众,我觉得就是想让大家知道了而已。

对于潮流玩具来说就是这样,十年前大家不知道,就是小众,现在更多人知道,就变成大众了。等到再过十年,人手一个的时候,大家可能就觉得它是大众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所谓大众和小众的概念会变化。

刘亚澜:在时间推移上,您怎么看自己项目的成长空间呢?

果小:因为别人不知道,这个就是小众的成长空间,比如说我要学街舞和说唱,我需要学习才能成为一个从业者,潮流玩具不需要。我们也是尝试划分人群,看市场有多大,潜在人群有多少。坦白说它是一个很大的数字,男性、女性,从性别、地区没什么限制,所以它也许是个非常大的市场,这个市场到底有多大,可能只有时间才能去验证。

刘亚澜:CHAO的思路可能会有一点不一样。

黄典典:对,也没有完全不一样,果小老师说的是品类上的自然成长,我觉得从互联网角度来说,会去研究人们为什么购买这个东西,他的内心是什么样的诉求?有一些趋势实际上是不会变的。比如说现在的年轻人对于IP化的追求,这些东西不会变。

结合对用户心理诉求的理解,我们怎么做这个产品?我觉得有一个思考的支点。就是说一方面是选定一个品类去走,要理解用户在这个消费品类的诉求,时需要考虑的就是有没有新的元素融入进来,产生一些新的体验。

举几个例子,端计算能力其实一直在不断增强,促使了手机合成视频,短视频逐渐起来。有一些看似不大,容易被我们忽略的技术,或者是还没有落地的技术,我们身边小技术的演变,有没有能让用户产生新体验的。因为我是技术出身,这是我一直在思考的地方。

刘亚澜:其实大家谈话当中有两个词出现的频率比较高——“新”和“变化”。我们都处在变化当中,有的时候是突如其来的变化,所以就带来了我的下一个问题。我们怎么在这种变化当中去寻找一些确定性?无论是投资也好,还是创业也好,创业我们选准一个赛道要奔跑五年十年,投资也是要踏浪的,浪在哪里?我们怎么寻找一些相对稳定的东西?

陈悦天:最近公司也在做总结,总结的东西也类似。我们做投资肯定是要看一些变化,主要还是外部环境有变化,大部分的改变都是源于技术。所以我觉得做VC投资的人还是对技术要敏感的。虽然我以前内容和传媒做的投资相对多一点。

我们最近在看虚拟偶像跟AI的结合,其实本质上也是技术。你再去想以前的传媒领域所诞生的新机会本质上也都是技术。你想,无线电发展到一定程度才会有广播,然后卫星技术发展到一定程度才会有卫星电视,所以底层都是技术。虽然公司里面未必每一个都是学技术出身的。让他们关注到技术的变化,这个还是很重要的。

如果要寻找不变的东西,在传媒领域,因为技术是底层的基础设施,所以上面要承载一定的内容,内容的核还是不变的。不管是用音频讲述、视频、VR的方式展现一个故事,故事内核本身这个东西就是能够吸引人,还是经久不变的东西。如果你要去投内容相关的机会,这个人如何抓住人心可能有总结方法论的东西,这个是一个变和不变。

不是老说“新”吗?其实我们VC没办法投既得利益群体,因为他们相对固化在社会上层。真正的创新都是边缘创新,都是非既得利益群体创造出来的。我们最近在公司里面也说要投资年轻人。虽然我也相对年轻,我在VC行业相对还是年轻的(笑),但是确实从业时间也差不多快十年了。我们要投的创业者所做的目标市场应该还是年轻化的。

最早我和仁文一起跑传媒路演的时候,是差不多五年之前,我们讲的人群是90后人群。现在五年之后就是95后人群,慢慢肯定是00后人群,现在年纪最大的00后也20岁了,他们慢慢就会掌握社会的话语权,逐步演进成主流群体,如果像我们这种赚倍数的投资人还是要押年轻人群。

杨仁文:我觉得是这样,做投资不管是一级、二级,趋势一定要对。

第二个层面,从公司层面,不管是一级还是二级,最后还是投人或团队,人真的是太重要了。比如说云游戏如果真是一个机会,我相信这种机会肯定是给有准备的人。

刘亚澜:这个观点跟我自己的观点非常相反。我之前跟陈悦天交流,我觉得人的不确定性是最大的,特别是文化创意类的项目,比如说导演,上一部片子就是好片,下一部片子就是烂片。

杨仁文:从结果看,上一部成功了,下一部就挂了,好像人是不靠谱的。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上一轮成了可能是因为运气好,踩到风口上。第二部挂了,那是他自己都可能没有意识到是第一次是运气好,所以还是要看为什么成功,是因为α,还是β。我们要寻找具有α能力的项目或上市公司。

刘亚澜:理解了。我想其实你们就是踏在潮流上的,变化每天都在发生。

果小:不变的就是变化,其实我们自己还好一点。坦白说,我们可能是离消费者最近的那一端,这十年时间我们一直不断做渠道,离消费者足够近。我们不能预知后面的变化是什么,但是我们能感知到风向,能应对,这是我们可以做的。

黄典典:首先从创业公司角度来说,发现变化,有顺应变化的能力非常关键。不顺应变化肯定会死得非常快,但是这里面的能力怎么搭建?得看到变化产生的原因。

刚刚几位老师都说了,从技术的角度来说,我本人也喜欢读历史书,会发现最近几十年提年轻人提的比较多的就那么几次,每次都伴随着新的技术从国外产生,或者新的观念从国外产生,第一就是技术,第二就是观念。

观念影响诉求,这对于我们团队的要求非常高。我们需要去掌握用户的心理诉求是什么样的,到底什么观念跟他产生过冲突,或者说什么样的新技术还没有被充分挖掘,或者新技术产生了什么新的体验。

最不变的就是果小说的,从感性上的诉求也好,从理性的技术变化也好,要保持一致,保持敏感。其实我也觉得人非常关键,有了这个能力之后,产品也好服务也好,只是人的输出。

刘亚澜:简单预测一下2020年的趋势。

陈悦天:做投资的人其实还是一天到晚拿着水晶球预测的巫师,是巫师,预测就不一定是对的。我只是希望2020年比2019年好一点,尤其是传媒领域的投资希望能够有更好的环境,希望未来能看到更多的青年创业者押注在青年市场,这样我们也有更多的投资机会。

杨仁文:其实过去你看每隔两三年都会有一拨风口,现在不太喜欢提风口了。2020年开始,最值得期待的是5G应用时代的到来。按照我们电子研究员的预测,2020年中国大概会有两三亿台5G手机,所以还是要重视5G应用,虽然爆发的时间节点还要看看,很多东西都是水到渠成。

刘亚澜:今天在之前有一个主题演讲就是高通侯明娟讲到5G的情况,中国在5G真的是第一梯队,我们可能在3G、4G的时候是跟随者,现在我们到了引领者。引领者必须是要承担一些时间成本的,这个观点还是很重要的。

果小:从我们自己来看,我们这两年明显感到新的消费人群的兴起,明年可能会是更高的一年。今年赛道可能会有一些新的品牌站出来,所以之前花很多人耕耘、打造的品牌也许不那么重要了。应该各个道都有新的机会,这个我觉得也是拥抱变化吧。

黄典典:两个方面,第一是刚刚也提到了现在线下的小东西比原来多了。所以,随着消费越来越多,大家的兴趣也比较分散,可能会有垂直的一些东西、风口或不愿意提的词出来。

第二是技术,以前大家提技术词提得都比较大,从微观的角度来说,一般我们工程师说技术会分三块,计算、通信、存储。网络速度会越来越快,但是网络速度越来越快的实际应用也不一定会在新的一年出来,3G的时候问大家要不要4G,会有人说我要那么快的速度干嘛。但端上的变化,还有由此产生的体验会越来越多。

作者:深响

Top